*恭喜浙江省农业科学院俞老师在SCI期刊 Environmental Science and Pollution Research(IF:2.914)上成功发表
*恭喜西安理工大学张老师,环境水利专业,文章成功发表在SCI期刊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上,IF2.914
*恭喜山东交通学院谢老师在SCI期刊APPLIED SURFACE SCIENCE(IF5.15)上成功发表
*恭喜华中科技大学黄老师在SCI期刊 ACS Applied Materials & Interfaces(IF8.456)上成功发表
*恭喜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黄医生在Frontiers in Oncology(IF 4.137)上成功发表
*恭喜复旦大学辛博士在SCI期刊 FEBS LETTERS(IF2.675)上成功发表
*恭喜中南大学陈博士在THIN-WALLED STRUCTURESSCI期刊(IF3.488)上成功发表
*恭喜湖南工学院郭老师在SCI期刊SIMULATION MODELLING PRACTICE AND THEORY(IF2.42)上成功发表
*恭喜东华大学闫老师在SCI期刊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(IF 15.621)上成功发表
*恭喜安徽医科大学肖老师在SCI期刊BMC CELL BIOLOGY(IF 3.485)上成功发表
*恭喜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谢医生在SCI期刊European Heart Journal: Acute Cardiovascular Care(IF 3.734)上成功发表

0591-83301811

周一~周日, 8:00 - 23:00

13107667616

周一~周日, 8:00 - 23:00

service@editideas.cn

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
天才学者还是造假狂人?一年发文600篇,被引40000次

2022-05-05 09:16:43 | 1040 次浏览

一年发表603篇论文、研究被引近3.9万次,学者操纵引文遭质疑自我引用,本是体现科研承接性的一种治学方法。但如果玩大了,就会出问题。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科查多(Juan Manuel Corchado)最近就因超多的自引,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

2022年初,WRWU世界大学排名(Webometrics Rankings of World Universities)发布了一项关于西班牙科学研究者的排名。这是由西班牙最大的公共研究机构高等科学研究理事会(CSIC)主导的榜单,在该国颇具权威性。

 

科查多凭借H指数105和被引量38806的成绩,从该国10万多名研究者中脱颖而出,在榜单中排名第145位。

天才学者还是造假狂人?一年发文600篇,被引40000次

 

Juan Manuel Corchado

 

这本是一个傲人的成绩。不成想,随即而来的一声质疑,瞬间打破了这一切:有人指出,在科查多全部论文的近3.9万被引量中,有不少来自他自己的贡献。

 

自己引用自己的研究成果?看起来,这似乎不失为一种提高被引量和H指数的“蹊径”。

 

但是,这样的做法真的可行吗?

 

自引和过度引用撑场面

 

细数科查多的论文,“自我引用”并不在少数。

 

例如,一篇题为《智慧城市建设:物联网与区块链》(IoT and Blockchain forSmart Cities)的会议摘要总共有322篇参考文献,其中44篇都是科查多自己的论文。而在关于2021年第二届教育技术中的人工智能国际会议(AIET)的文章中,竟有相当一部分参考文献与前述会议摘要一模一样,而两个会议的主题显然相去甚远。

 

“科查多的自我引用率高达22%!”在对科查多的论文进行统计后,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的信息科学家、文献计量学家马丁(Alberto Martín-Martín)揭开了科查多高被引量背后的“真相”。

 

根据马丁的统计,在科查多全部研究成果的近3.9万次被引中,大约有8400次来自于他自己在谷歌学术网站(Google Scholar)上的论文。考虑到并非所有论文都会被谷歌学术网站收入,这个数据可能不够准确。

 

马丁还发现,一些研究者在引用科查多的论文时,存在过度引用的问题。西班牙电信公司的普利多(Arturo Perez Pulido)就是其中之一。迄今为止,他引用科查多的论文近4000次,占科查多总被引量的10%。其中个别文章的参考文献甚至全部来自于科查多一人。

 

对于过度引用问题,由于谷歌学术等网站的门槛过低,所以至今无解。“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地上传文章,其中包括对知识库的引用,而这些引用可以指向任何论文。”马丁说,以类似的方式,任何人都可以从任何论文中复制粘贴,并将拷贝来的内容作为自己的原创,上传到ResearchGate等网站中。

 

ResearchGate是一个面向全球研究者的科研社交网站,科学家们可以在上面分享研究成果、学术著作,以及参加一些科研论坛或兴趣小组。

 

争议不断

 

那么,科查多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追求高被引量?这让马丁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

“在意大利等国家,对研究者的评估会考虑其个人文章的被引量,但在西班牙,期刊影响因子才是主要的考量因素。”马丁表示。也就是说,如果文章没有发表在具有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,那么无论科查多的文章被引量有多高,也无法为他的个人评估带来多少助益。

 

当撤稿观察网站(Retraction Watch)就此事询问科查多时,他声称自己手臂骨折,回复速度较慢。此后,他未再作出进一步的回应。

 

《英国医学杂志》科研诚信主管拉加沃洛(Simone Ragavooloo)指出,像科查多这样的“自我引用”,在学术界绝非个例,而是一种普遍现象。

 

但是,这种行为的合理性依然颇具争议。“虽然我不愿意称这种行为是可疑的或有害的,但这些研究者似乎还不明白科学文献中引用和归因的真正目的。”拉加沃洛说。

 

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亨伯格(Petr Heneberg)则认为,适当的“自我引用”没有任何问题。例如,一个人的被引量中包含了1300次自我引用,这听上去很夸张,但如果他的总被引量是13656,那么他的自我引用率仍然在10%的可接受范围之内,甚至再多一点也无妨。

 

根据2019年的一项研究,通过对大约10万名研究人员的数据统计,显示自我引用率的中位数是12.7%。科查多22%的自引率显然大大超过平均数。再加上10%的来自单一其他学者的过度引用,可疑的被引量合计占比32%。

 

然而,科查多并不是最“疯狂”的自引者。同一项研究还给出另一组数据,在大约10万名研究人员中,至少有250个科学家有超过50%的引用来自自己或他们的合著者。

 

与这些科学家相比,科查多似乎还留有余地,但真正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发文量。亨伯格发现,近年来科查多发文量不少,比如2021年就发表了25篇论文,但这还不算多。在2009年,科查多与人合作发表了603篇论文,平均1天就发1.6篇论文,这简直不可思议!

 

大量滥发学术论文,加上较高的可疑引用率,一举让科查多凸显出来。

 

加西亚(Nicholas Robinson Garcia)是格拉纳达大学的一位社会科学家,他撰写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,阐明了在谷歌学术上操纵引文有多么轻而易举,并对这种趋势表达了质疑。后来,一位研究人员甚至还联系他,询问如何提高自己的论文被引量,加西亚没有回复。“但过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他确实这么做了。”他说道。

 

以量取胜的滥觞

 

“这种行为的危害程度,实际上取决于谷歌学术等工具在学术评估上的重要性究竟有多大。”加西亚说道。

 

他见过不少沉迷于“自我引用”而无法自拔的研究者,至于其中有多少是出于纯粹的自大自狂,有多少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被引量,或者是两者兼有?他也无从得知。

 

“自我引用”现象的泛滥,反映了西班牙学术界过分关注研究者个人文献计量指标的严重问题。

 

在欧洲各国中,西班牙的学术评估体系可以说是独树一帜。因为它有一个集中在国家层面的评估系统,用于评估个人表现。这给政府带来了沉重的负担,以至于政府不得不依靠文献计量指标来减轻学术评估的工作量。

 

久而久之,便损害了西班牙学术评估的质量。

 

参考:

https://retractionwatch.com/2022/03/25/how-critics-say-a-computer-scientist-in-spain-artificially-boosted-his-google-scholar-metrics/#more-124555

https://www.webometrics.info/en/GoogleScholar/Spain

https://journals.plos.org/plosbiology/article?id=10.1371/journal.pbio.3000384

声    明

 

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他事宜,请与我们直接联系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文章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凡注明来源为“辑思编译”的文章,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editideas.cn/并附上文章链接。
SCI论文服务咨询
近期服务客户来自[实时]
  • 华南理工大学

    税号:12100000455414429R

   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381号 ...

  •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

    税号:12100000425006547H

    上海市嘉定区菊园新区管委会和硕 ...

  •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 ...

    税号:1210000041275487XF

    吉林省长春市东南湖大路3888号

  • 三生国健药业(上海)股份有限公 ...

    税号:91310000735408592G

    上海市浦东新区李冰路399号三生 ...

  • 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兽医研究所

    税号:121000004250125179

    上海市闵行区紫月路518号

  • 宁波大学 

    税号:123300004195291066

    浙江省宁波江北区风华路818号宁 ...

  • 杭州师范大学

    税号:12330100470103303W

    杭州市余杭区余杭塘路2318号杭州 ...

  •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工程大学

    税号:3700025709200014275

    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同心路2号

  • 江苏理工学院

    税号:12320000466007247U

    江苏省常州市中吴大道1801号

  • 昆明理工大学

    税号:125300004312044864

    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学府路昆明理 ...

  • 河南省肿瘤医院

    税号:410105415806735

   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河南省肿瘤医 ...

  • 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

    税号:12440000455862491F

    广东省广州天河区中山大道西183 ...

  • 武汉轻工大学

    税号:124200004416255673

    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 ...

  • 辽宁大学

    税号:12210000463002192A

   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66号

  • 河南君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    税号:91410100349543999K

    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冬青街电子商 ...

  •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

    税号:12120000401359102N

    天津市和平区鞍山道154号天津医 ...

  • 北京市大兴区妇幼保健院

    税号:12110224400966269J

    北京市大兴区黄村兴丰大街(三段 ...

  • 贵州大学

    税号:12520000429203011T

   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大学药学 ...

  • 北京工业大学

    税号:12110000400687411U

    北京市朝阳区平乐园100号北京工 ...

  • 贵州财经大学

    税号:12520000429202633X

   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大学城贵阳财经 ...

国际期刊和出版社一致推荐

先润色

后付款

免费

查重

在线

咨询

近期成功发表案例展示